荐读九江丨岳飞夫人墓引发数百年官司

2020-09-20 08:12:00   长江周刊
浏览量 11473


岳飞夫人墓引发数百年官司

■ 黄澄 文/摄


在九江市柴桑区狮子镇三桥村(实为“山口桥”之讹)太阳山有岳飞夫人李娃之墓。其地“环峰面日”、倚山临水,被堪舆师称作“飞燕投河”的风水宝地。然而,虽在宋朝皇帝对岳飞赐谥武穆,追封鄂王,以后元、明、清各朝皇帝对岳飞也是屡有封赠,奉为仁义忠孝的楷模,但作为楚国夫人的岳夫人墓葬地却遭遇了一场近400年的官司。

太阳山远景

墓地争讼 岳氏败诉

随宋室南渡后,岳飞安家于九江,母亲及夫人去世后,宋高宗、宋孝宗分别赐葬于此,其后裔世代居住九江,祭祀守墓。到了明朝正德十四年(1519),宁王朱宸濠借口正德皇帝荒淫无道,在江西集兵十万发动叛乱,杀巡抚及按察副使,攻略九江。传说在兵荒马乱中,岳氏后裔避居江北,九江祖墓因此成了无主孤坟。

岳飞夫人李氏墓


一百一十年后,崇祯二年(1629)岳氏后裔岳联霄等人过江扫墓,发现株岭山岳母墓仍在,太阳山岳夫人墓却不见踪迹,其地唯有陈崖叟之墓。因此向官府提出诉讼,状告陈家占其祖山,毁其祖墓。陈家后裔相当惊愕,因为陈崖叟墓葬于嘉靖十年(1531),近百年之后突然冒出岳氏后裔告其祖先侵占墓地。虽然岳氏有家谱为证,但由于嘉靖六年(1527)兵备副使何棐(字辅之,泰兴人)及天启四年(1624)兵备副使陆梦龙(字君启,会稽人)主修的《九江府志》均记载岳夫人墓祔葬岳母墓,那就应当在株岭山麓,以陈幼循为首的陈氏后裔找来府志为证,又以时过久远,人历数代,指斥岳联霄等为岳氏伪裔。当时的知县尹奇逢接受了陈家的辩辞,认定府志记载分明,岳夫人墓必在株岭,株岭、太阳两山相隔甚远,毫不相干,岳联霄等是因为穷困潦倒而妄起争端,毫无证据,凭藉忠良之后,欲伐他人百年之坟,要求岳联霄既是忠臣后裔,理当谨守株岭山祖产,不得垂涎陈家故业。然而,岳氏继续诉讼,后任知县伍常逊却反过来支持了岳家的说法,将墓山判归了岳家,这就自然又难以让陈家接受。

墓园大门 


可能是受到岳、陈两家官司的影响,清朝顺治十八年(1661)九江府推官胡宗虞重修《九江府志》,一改明代何、陆二志的说法,明确记载岳夫人葬白鹤乡太阳山之麓,距离九江府城(今九江老城区)以南五十里。由于没有注明其根据何在,“于史无据”,无法让世人信服。比如,康熙十二年(1673),知府江殷道主修的《九江府志》就称胡志的说法“未审何据”,于是采取了两说并存的办法。而雍正年间的《江西通志》干脆模棱两可:先说岳飞母亲姚太夫人墓在德化县白鹤乡株岭山之麓,岳飞镇守九江时宋高宗赐葬于此,后来夫人李氏去世,宋孝宗赐葬在太阳山下,距离株岭山十五里(其实只有六七里),然后又补充说《名胜志》及九江何、陆旧志都记载夫人李氏祔葬株岭山,现在府志记载在太阳山,不知何说为正。地方志作为地方最权威的历史资料,这样混乱的记载当然只能让岳、陈两家官司更加了无时日。康熙十二年、三十一年、五十九年两家族共打了三起诉讼。康熙十二年知府江殷道认为陈崖叟子嗣都是地方缙绅士人,名列乡贤,不可能因为没有葬父之地而毁他人之坟,认定岳氏是恶意诉讼。康熙五十九年知县张近光查得岳母祠内刊载的《墓田碑记》记载岳夫人李氏墓在明代正德、嘉靖年间就已经不知何处,岳家人何以会在数百年后反而知道葬在太阳山,胡志在何志、陆志之后,也根本不足为信。至雍正年间,时间已经过去百年之久,仍然是诉讼不断,但均以岳氏败诉为结局。

顺应圣意 案情反转

直到清朝乾隆五年(1740),此案迎来了重大转机。当时岳氏后裔岳思先再次提起诉讼,李根云以广饶九南道兼管九江钞关,会同九江知府施廷翰及德化知县景师毅,经过仔细堪审,对陈氏辩辞进行了逐一辩驳。首先,找到了弘治九年(1496)知府童潮主修的《九江府志》,其中明确记载“岳飞妻墓在白鹤乡太阳山麓,其地环峰面日,因葬焉。”由于童志更早于何志、陆志,直接否定了其所谓祔葬岳母墓的说法。知县景师毅对此提出了疑问,嘉靖距离弘治为时不远,为什么何志不以更早的童志为根据(陆志应该只是抄了何志),而要另外杜撰夫人李氏祔葬岳母墓的说法呢?怀疑其中有猫腻。那么,陈家人有没有直接参与编修何志呢?查阅何棐主编的《九江府志》,并没有编纂名录,后来在总纂李汛撰写的《后记》中发现,当时参加编写的有举人柳邦杰、陈守仁、何贯、陈必升、陈守信等等,陈崖叟的两个儿子陈守仁、陈守信二人赫然在列,可见他们确实参与了何志的编写,完全有故意篡改府志的可能。嘉靖元年陈守仁、陈守义中举,嘉靖四年陈守信中举,兄弟三人接连高中,此时的陈家在地方上应是红极一时。其后陈守仁官至沙县知县,陈守义则授嘉兴府通判,升金华同知,其父陈仕浒(号崖叟)则因次子陈守义赠承德郎、嘉兴府通判。所以知府施廷翰直接怀疑陈家“早有谋葬之心”,借参与修志的机会预先进行篡改,“改志在嘉靖六年,而盗葬即在嘉靖十年。”指斥陈家侵占岳忠武王之山而毁灭李夫人之墓,毫无忠孝之心,简直是丧尽天良。虽然陈家葬墓是为了风水,然而几代之后,嫡系后裔已断绝,真是所谓“地理之难胜天理”,陈墓即使不起迁,不过徒留先辈占侵之遗迹,告诫陈姓旁族后裔不要居为奇货而不思悔悟。其次,认为岳母墓至今仍在,若岳夫人祔葬于此,为何崇祯时就不见任何形迹。第三,陈家后裔陈天彞等又辩称此山名叫栅(zhà)岭山(其实栅岭山在太阳山之西北,至今山下仍有村庄名叫栅岭凹),并非太阳山,太阳山在河之东。景师毅在实地勘察后认为河东之山坐南向北,不符合太阳山“环峰面日”之意,否认了陈家的辩辞,并且认为陈家后裔把太阳山指为栅岭山这件事本身就证明其心虚。第四,陈家还抄来岳母墓碑,说距离岳母墓大约四里处有地名将军洼,土坟已平,当地乡民因为《府志》有岳夫人祔葬岳母墓的说法,多怀疑将军洼为岳夫人之墓。景师毅却认为其中前后矛盾,且又是嘉靖年间重写的碑文,有故意混淆之嫌,陈家既然参修嘉靖《府志》,完全有可能又参与了重修岳母墓,认为嘉靖时的碑文反而进一步印证了陈家有意“谋葬”的说法。

还有一个历史因素应该也起了决定性的作用,此时正是乾隆皇帝在位,他对岳飞推崇备至,未登基时就写了一篇《岳武穆论》,极赞岳飞“文武兼备,仁智并施,精忠无二”,是古代任何名将都无可比拟的,“知有君而不知有身,知有君命而不知惜己命。”岳飞简直就是忠孝仁勇的化身。九江分巡道李根云在审判批文中直接引用了乾隆皇帝对岳飞的赞语:“公之精诚,虽死于桧之手,而天下后世仰望风烈,实可与日月争光”,并感叹岳飞一门乃千古忠烈,死后不能保其一抔黄土,天下仁人志士必然痛心疾首啊!

于是,广饶九南道、九江府、德化县三级官员挟圣意之威,断陈家盗葬,作出“太阳山应仍归岳氏”的判决。同时考虑到陈崖叟的墓也已经两百多年,“为岁甚久”,因此决定“免其起迁”。然而,岳夫人李氏之墓早已被平毁,了无踪迹可寻,只好在陈墓之上三丈以内,另外砌筑神坛,竖立墓碑,使岳家忠魂有所寄托。规定以后岳、陈两家都不得再添葬坟墓,也不许随意砍伐树木,并在旁边竖立一块“声叙碑”,镌刻道、府、县三级官员裁决的详细缘由,以示后人,不得翻案,由府、县官员择期祭祀封禁,以平息诉讼。

乾隆五年的判决,既使岳夫人“忠魂有托”,陈崖叟之墓也因历时久远,不必迁葬,貌似面面俱到地照顾了岳、陈两家。然而,这一判决虽看起来详实有理,但都是建立在一系列推测基础上,并无确凿依据。陈家虽然祖墓免于起迁,但输了祖山,还得到平毁忠烈之墓,盗葬武穆之山的骂名,当然是奇耻大辱。“声叙碑”的竖立,更是把陈氏先人永远地钉在耻辱柱上。要知道江州陈氏一向以义门名世,世代屡受皇帝旌表,陈公崖叟为十一个儿子分别取名守仁、守义、守礼、守信、守愚、守思、守志、守念、守性、守囗、守心,仁义礼信,唯缺一智字,显然是希望子孙谨守儒家思想伦理,对道德的追求远高于对智巧追求。据后来的府志记载,次子陈守义官至金华同知,并于隆庆二年(1568)入祀乡贤祠。入祀乡贤祠是中国古代社会崇功报德的一种重要方式,使品德高尚、功勋卓著,为地方所推重的乡人永享祭祀、万世流芳,因此,死后入祀乡贤祠是古代正人君子终身追求的一种至上荣誉。朝廷对入祀乡贤祠有严格的规定,非德行卓越者不得入祀,非年久论定者不得入祀,入祀乡贤祠必须经过乡里名人共同联名推举,再从县到府、从府到省各级官员层层审批,陈守义死后既然能入祀乡贤祠,他的品行必是得到地方公众及官府的一致推重的。景师毅、施廷翰、李根云仅凭何志与童志的不同,就断定陈氏兄弟有意篡改《府志》以达到“盗葬”的目的,必然难以让人信服,所以世居此地的陈家后裔,从来没有放弃抗诉。但案情已经彻底反转,藉由乾隆圣意的判决在整个清朝再也不可能改变,嘉庆、道光、咸丰、同治、光绪,陈家从来没有停止争讼,但只能是屡战屡败,屡败屡战。

清朝灭亡,民国建立,陈氏后裔又燃起了希望,民国十五年(1926)再起诉讼。官司一直打到南京的高等法院,但法院仍然不支持陈家,认为陈家滥讼,纯属无理取闹,甚至把陈家告状的人关进了监狱,结果一位老人气愤难平,死于狱中。

百年诉讼 圆满解决

新中国成立后,特别是在1959年,江西省政府将岳夫人李氏之墓定为文物保护单位,成为国家财产,陈家更是无从争辩了,只好息讼。但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,陈家人重修祖墓,增高封土,挡住了岳夫人墓。岳氏后裔又到原九江县政府控告,提出按照“文物保护单位60米以内不能有障碍物”的规定,必须将陈墓动迁。县政府研究后认为,岳飞是中华民族的英雄,岳夫人墓在九江,是九江的荣幸,应该尽力保护这一遗迹,决定成立工作组,对陈氏后裔做工作,动员陈家迁葬。然而,哪有那么容易说服陈家,当工作组来到狮子镇陈家凹村的时候,陈家一下就炸窝了,祖先争了几百年,甚至有人为此付出了生命,陈氏子孙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。当时,工作组多次登门,耐心细致地晓以民族大义,请乡亲们以地方荣誉为重,顾全大局。同时,为了配合政府工作,岳飞思想研究会代表岳氏后裔主动提出补偿迁葬费用。公元2000年,陈家后裔终于同意把陈崖叟之墓原山迁葬。2001年清明节,两姓后裔同上太阳山祭祖,山路相遇,和颜以对,一笑泯恩仇。从崇祯二年开始,这场持续370年的官司终于得以圆满解决。这正是:

岳王忠勇,光照千古;陈门孝义,流芳百世。二美同耀,江州闻名;一脉同根,匡山作证。看苍山迭翠,曾埋义骨;听绿水悠悠,永唱忠魂。岳陈后裔,终抛二姓之私;华夏子孙,当继百代精神。

作者简介

黄澄,刚入知命之年,网名柴园游子,世居柴桑区狮子镇。1991年毕业于九江师专物理系,现为九江市柴桑区第一中学高级教师。农家出身,生性简朴,酷爱庐山,醉心于地方历史文化。工作之余,经常独自或与驴友行走于家乡山水之间,寻悠访古,遇有疑问,好穷搜古籍,遍求师友,或有所得,多数发诸博客自娱自乐。偶有文字见诸《九江学院学报》和《九江日报》等报刊。


周刊邮箱:jjrbcjzk@163.com

主编热线:13507060696

版权声明

本原创内容版权归掌中九www.jjcbw.com)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。



责任编辑:魏菲

继续阅读
热门评论

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

咨询热线:0792-8505892

Copyright ©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. All Rights Reserved

赣ICP备13005689号

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